防城港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贾平凹的三味人生

发布时间:2019-11-25 06:21:17 编辑:笔名

  贾平凹的“三味”人生

  新华西安6月24日电(杨一苗、谢方芳)贾平凹,中国当代着名作家。在他的作品中,既有获得茅盾文学奖的《秦腔》,也有备受争议的《废都》。作品之外,贾平凹体味到的,是创作之苦、非议之酸和收获之甜。贾平凹23日接受了新华社的专访。  创作之苦  创作小说《古炉》,用坏了300多支笔,对于媒体所报道的这一数字,贾平凹笑称:“其实还不止这些。”  2011年1月,长篇小说《古炉》出版。创作历时四年,全书60多万字,这对于一个仍然依赖纸和笔进行写作的传统作家而言,从提笔到付梓,其中艰辛可以想象。  第一稿,他郑重地写在精美的笔记本上;第二稿,全都誊在稿纸的背面;第三稿、第四稿,无不是一笔一画在纸上完成。  但这还不是最难的。“最难的是写小说的开头,即使反复构思琢磨,也出现过写了十多万字后重新开始的状况。”贾平凹说。  在写作《废都》时,为了避开各种干扰,贾平凹搬到了远离城市的一处简陋的房子里。没有亲人朋友,没有报纸电视,他每天伏案10小时以上,全身心的进行创作。40万字的小说,贾平凹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就完成了初稿。  贾平凹深知创作之苦,却始终无法停笔。他说:“文坛的新旧更替非常残酷,如果不坚持创作很快就会被淘汰。要在文坛上站住脚,就必须要寻求突破,才能赶上不断前进的队伍。”  非议之酸  谈及贾平凹的创作,小说《废都》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。他说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。像人一样,书也有自己的命运。在我的作品中,《废都》和《秦腔》的命运就迥然不同。”  《废都》曾被贾平凹称为自己的“安妥心灵之作”,因其颇有争议的内容和表现形式,曾在中国当代文坛引发了地震。1993年上半年,该书由北京出版社出版不久,曾被以“格调低下”的名义查禁。直到2009年,《废都》在被禁16年之后获得再版。  从刚出版时获得较大反响,到随后的批评质疑声不绝于耳,那时贾平凹的心境和《废都》一起沉浮。  贾平凹用“无处躲藏”来形容当时的情景,生病住院,他不得不使用化名,因为医生患者都在议论他和这本书。为了清静他躲到外地,没想到阅报栏中,甚至路边被人丢弃的旧报纸上,都可见批评《废都》的文章。  这种痛苦外人难以想象,但压力并没有改变贾平凹坚持文学创作的初衷。对于批评,他已经能够淡然处之。贾平凹认为,作家就是一个车夫,赞美如同拉车之力,而批评就是在后面帮忙推车的人。面对非议,贾平凹说:“我不服气,想要证明自己,我只有通过写作才能证明自己。”  收获之甜  贾平凹近年来佳作不断。在新作《古炉》中,主人公是一个叫“狗尿苔”的孩子。在作者笔下,这个孩子瘦弱丑陋、孤独封闭。贾平凹说,“狗尿苔”身上有自己的影子。  儿时的贾平凹性格内向却内心丰富,他很少得到成人的关注,便时常与农村的动物为伴,甚至对着院中的大树自言自语。正是这样性格,让他寻求将自己的心声诉诸笔端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他开始尝试写作,这一写便难以停笔。  1978年,贾平凹的小说《满月儿》获得了第一届全国短篇小说奖。2008年,他的长篇小说《秦腔》获得茅盾文学奖。在这三十年中,贾平凹连续创作了《浮躁》《土门》《高老庄》《怀念狼》《秦腔》《高兴》等多部作品,他的多部小说、散文先后获得国内外各种大奖百余项。  在贾平凹同时代的作家,如今还坚守在文坛的已经寥寥无几。在贾平凹看来,创作的过程就是不断寻求自我突破的过程。他说:“我的文学基础不好,在我创作之初,中国的文学土壤也很薄。我觉得自己还能写,但在这样的条件下但要有所突破就必须不断学习。”  贾平凹的小说,总是关注着农村的激荡与转折。这源于他生于斯长于斯的根基,也源于他关注现实的创作观。虽然身兼陕西省作协主席、西安市文联主席等多个职务,年近六旬的贾平凹却从未停止过从生活中吸取创作的养料。  他时常去农村小住,是为了探知那些落后的村落里发生了什么;他也会去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走走,是要了解生活在那里的人们都在想些什么。  贾平凹说:“一个作家要保持旺盛的创作能力,就要关注现实生活。作家不能只关注个体感受,而要知道社会上的大多数人都在想什么。”

设计观点
中医美容
白羊座